晋泽案例/NEWS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动态 > 晋泽案例 >
晋泽案例-故意伤害一案-杨智堃
发布时间:2017-10-29  ▏作者:晋泽律师事务所  ▏阅读: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型:   故意伤害
法院判决时间:2017年5月19日
法院名称: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杨智堃
律师事务所名称:山西晋泽律师事务所
供稿(实名,单位+姓名):山西晋泽律师事务所
审稿(实名,逐级):                             
检索主题词:故意伤害、重伤、从犯、自首

二、案例正文采集
    高某甲、张某甲等故意伤害一案
【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17日下午,中铁十二局在山西省临县城庄镇小马坊村东西沟(地名)施工,被告人张某甲、村民李某甲以施工队埋了树苗为由阻拦施工,被害人严某1乘坐张某1的车来到现场协调处理。张某甲、李某甲与严某1、张某1发生撕扯后被人拖开,张某1、严某1到城庄派出所报案。张某甲将被打的情况转告给在娘家出门的妻子高某1。被告人高某1、高某甲、高某乙以及附带民诉讼被告人高某4、刘某2分别来到小马坊村见到张某甲。期间,同村村民霍某甲以水管受损为由打电话通知张某1回家。当日17时许,高某1等人在看到张某1回家后,高某1、高某甲、高某乙、张某甲、高某4、刘某2陆续到张某1家,在高某1询问其丈夫张某甲被打一事时,高某1、高某甲、高某乙、张某甲与张某1以及与张某1一同到来的严某1发生争执,引发打架、撕扯,先后持火柱、烟灰缸进行互打。期间,高某4也参与了撕扯。在厮打过程中,高某甲持刀从张某1、严某1背后分别朝正在与他人厮打的严某1头面部砍了七刀,朝张某1头部、肩部、鼻部砍了三刀。
经鉴定,在送检检材菜刀一把、火柱一把中均未检出人血。
经鉴定,严某1头部损伤为轻伤一级,面部损伤为轻伤二级。张某1开放性颅骨骨折伴硬脑膜破裂为重伤二级,鼻根部皮肤裂伤、左肩部皮肤裂伤均为轻微伤。
经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张某1目前属于七级伤残。经太原小店司法鉴定中心、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严某1颅骨骨折均为十级伤残。经山西省临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高某1头部外伤致头皮血肿形成为轻微伤。
另认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于2015年10月17日在临县人民医院急诊治疗,次日住院,2016年1月8日出院,共计住院82天,支医疗费共计162123.02元。出院就医期间支门诊医疗费24147.54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某1于2015年10月17日在临县人民医院急诊治疗,次日住院,2016年11月2出院,共计住院15天,支医疗费共计9956.52元。出院就医期间支门诊医疗费10483.83元。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反诉原告人高某1于2015年10月17日住临县人民医院治疗,次月11日出院,支医疗费共计5697.40元,支评残鉴定费1600元。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以被告人高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被告人高某1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三年;被告人高某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由被告人高某甲、高某1、张某甲、高某乙、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高某4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医疗费186270.56元、误工费10528元、护理费9296元、住宿伙食补助费1680元、营养费1680元、交通费2000元、住宿费600元等经济损失共计212054.56元,并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由被告人高某甲、高某1、高某乙、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高某4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某1医疗费20440.08元、误工费8300元、护理费8300元、住宿伙食补助费675元、营养费675元、交通费700元、住宿费400元、鉴定费1600元等经济损失共计40100.80元,并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由附带民事诉讼反诉被告人严某1、张某1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反诉原告人高某1医疗费5697元、误工费2075元、护理费2075元、住宿伙食补助费375元、营养费375元、交通费200元等经济损失共计10797.40元,并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随案移交菜刀一把、火柱、烟灰缸各一个,依法予以没收。
【代理意见】
做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海明的代理人,笔者认为,本案系共同犯罪,主要争议焦点包括:(1)本案被告人高某甲是否应当认定为自首;(2)本案被告人高某1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以及是否属于从犯;(3)本案被告人高某1是否具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资格。
一、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告人高某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从重处罚。
诉讼代理人依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3.有下列情节之一的,可以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1)使用枪支、管制刀具等凶器伤害他人的;(2)因实施其他违法犯罪活动而故意伤害他人的;(3)故意伤害他人头、胸部等要害部位的(4)伤害手段特别残忍的(适用本罪名第1条第(3)项确定量刑起点的情形除外);(5)雇佣他人实施伤害行为的;(6)其他可以从重处罚的情形。”的相关规定,在本案中,被告人高某甲使用菜刀持续伤害被害人张某1头部的犯罪行为,符合本条第1、第2、款的情形应当从重处罚。
二、被告人高某甲不具有自首的情节。
    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人高某甲的辩护人提出,在本案中被告人高某甲具有自首的情节,诉讼代理人并不认可该说法。
根据刑法规定,关于自首的定义,刑法第67条第1款已作明确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据此,认定自首必须同时具备两项基本要件。一是必须自动投案;二是必须如实地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次,诉讼代理人认为在本案中被告人高某甲不具有自首情节。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犯有数罪的犯罪嫌疑人仅如实供述所犯数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对如实供述部分犯罪的行为,认定为自首。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的相关规定,被告人高某甲不具有自首的情节。
首先,在被告人高某甲归案以后,一直将本案所有的犯罪事实大包大揽,未能如实交代本案其他三名同案犯在整个案件中的作用和地位。
在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以及法院审理的庭审过程中,高某甲均拒不交代在案发现场其他被告人的行为和作用,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告人高某甲投案的目的在于替其他同案被告人开脱责任,与自首的法律精神不符。
其次,经被告人高某甲供述,侦查机关所找到的涉案凶器菜刀,依据吕梁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吕)公(司)鉴(法物)字【2016】234号《法医物证检验报告》的鉴定结论,已经证实系伪造。
综上,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告人高某甲不符合自首的法律精神,不具有自首情节。
三、本案属于共同犯罪,被告人高某1在本案中应当认定为主犯。
1.本案属于共同犯罪,四名被告人高某甲、高某1、张某1、高某2在整个犯罪过程之中,事先具有滋事的故意,事中四被告人又形成了相同的伤害的故意。并且四人相互配合,各个被告人的行为均同被害人张某1的伤害结果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2.被告人高某1在本案中应当被认定为主犯。
首先,依据证人刘某、李某的证人证言,均可证实被告人高某1既有报复被害人张某1、严某1的故意,又利用其家庭地位纠集了本案的被告人高某甲、高某2以及刑事附带民事被告人高某3。
其次,在案发过程之中,被告人高某1持续伤害了两名被害人张某1、严某1。并且在被害人张海明已经被被告人高某甲砍至重伤的情况下,第一反应并不是停止侵害行为,积极救治被害人,而是继续选择了对张某1进行殴打。
再次,本案中的四名被告人均为亲属关系。被告人张某1的家庭地位决定了其可以影响控制到她的两个弟弟即本案的同案发高某2、高某甲。被告人高某2、高某甲在本案中所实施的伤害行为均是为了其姐姐高某1的利益,并且四名被告人之间的熟悉程度,也决定了即使四人未能明确表示共同伤害的故意,被告人高某1在返回到小马坊村饭店之后的言行,也默示、暗示了被告人高某2、高某甲自己的想法,本案的被告人高某甲正是明白了高某1报复、伤害被害人的想法后,才又二次返回家中,准备了作案工具菜刀。
综上,诉讼代理人认为本案属于共同犯罪,并且被告人高某1应当定性为主犯。
四、在本案中,被害人张某1不存在过错。
    基于庭审之中,被告人认为被害人张某1在本案中存在过错的观点,诉讼代理人认为该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诉讼代理人认为在本案中,被害人张某1不存在过错:
首先,在本案案发前,被害人张某1并未实施任何不当的行为。案发当日同被告人张某1发生冲突纠纷的是本案的另一被害人严某1,并不是张某1。被害人张某1在本案案发前并未实施任何的侵害被告人张某1合法权益的行为,本案的四名被告人并没有报复被害人张某1的理由。
其次,案发现场,发生在被害人张某1的家中,并且被害人张某1在整个案发过程之中,未对四名被告人造成任何伤害。
再次,在整个案发过程中,两名被害人与四被告人之间并不是打架斗殴的关系,而是四名被告人对于被害人进行肆意的殴打和伤害,在整个案发过程之中,被害人张某1、严某1甚至未形成过实质性的防卫和还击。
综上,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害人张某1在本案中没有过错。
    五、被害人张某1的残疾等级应当为六级。
本案中,存在两份鉴定意见,一是太原小店司鉴中心【2016】伤鉴字第15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张某1因颅脑损伤开颅术后,构成六级伤残;一是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第356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害人张某1构成七级伤残。
两份鉴定意见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太原小店司鉴中心【2016】伤鉴字第15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明确认为被害人张某1构成不完全运动性失语即属于六级,而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第356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尚不能明确判断存在不完全运动性失语,即构成七级。
诉讼代理人认为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第356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所作出的鉴定结论并不明确,不能作为被害人张某1伤残等级的依据。
六、本案被告人高翠红并不具备就刑事附带民事提起反诉的资格。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八条“附带民事诉讼的起诉条件是:(一)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法定代理人符合法定条件;(二)有明确的被告人;(三)有请求赔偿的具体要求和事实根据;(四)被害人的物质损失是由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造成的;(五)属于人民法院受理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相关规定,在本案之中,被害人张某1、严某1的行为在本案中,并不是犯罪行为,本案被告人高某1根本不具备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反诉条件。
 
【判决结果】
二审法院经过开庭审理,撤销山西省临县人民法院(2016)晋1124刑初10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七项,依法改判高某1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驳回了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反诉原告人)高某1的附带民事诉讼反诉请求。
【裁判文书】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1)本案被告人高某甲是否应当认定为自首;(2)本案被告人高某1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以及是否属于从犯;(3)本案被告人高某1是否具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资格。
就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高某甲虽主动投案,但未如实供述自己事先持作案工具菜刀进入案发现场并实施犯罪的行为,且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投案后却自揽罪责,未如实供述其他同案犯上诉人高某1、原审被告人高某乙参与故意伤害的共同犯罪事实,尤其是隐瞒了原审被告人张某甲参与故意伤害的共同犯罪事实,故上诉人高某甲的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法律规定。
就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法院认为:1.关于上诉人高某1及其辩护人所提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上诉及辩护意见。经查,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在实施故意伤害犯罪行为中,上诉人高某1与其他同案犯相互配合,特别是其在与被害人张某1厮打的过程中,被害人张某1被上诉人高某甲砍伤,后其又继续与被害人严某1厮打,被害人严某1被上诉人高某甲砍伤,证明其主观上对二被害人的危害结果发生持放任和希望的故意,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对其应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故该上诉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2.就被告人高某1是否属于从犯,经查,在案被害人张某1、严某1的陈述、在场证人霍某乙夫妇、高某4、刘某2、李某甲、霍某甲等人的证言、上诉人高某甲、高某1、原审被告人张某甲、高某乙的有罪供述以及关于二被害人人体损伤程度的鉴定意见等证据,相互印证,能够证明上诉人高某1因不满原审被告人张某甲与二被害人在案发前发生冲突一事,与上诉人高某甲、原审被告人张某甲、高某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高某4先后进入被害人张某1家,其首先挑起事端,与二被害人发生争执,后伙同他人与二被害人发生厮打,导致二被害人被上诉人高某甲持菜刀砍伤。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高某1积极、主动参加,且犯罪行为贯穿于整个犯罪过程中,系主犯。其中,上诉人高某甲的犯罪行为对造成二被害人身体损害的结果所起作用相对较大,上诉人高某1所起作用相对上诉人高某甲较小。故该抗诉意见及支持抗诉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案例评析】
附带民事诉讼中,被害人残疾赔偿金的问题应当如何理解
在本案中,诉讼代理人认为五名刑事附带民事被告人应当共同赔偿原告残疾赔偿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死亡赔偿金赔偿问题的一个答复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法办[2011]159 号 签发人:张军 对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 6039 号建议的答复孙晓梅代表: 您提出的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0)47 号”与“法释(2002)17 号”的建议收悉,现答复如下: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赔偿范围是否应当包括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司法实践中争议很大,各方有不同意见。为规范附带民事诉讼审判工作,我院曾先后下发过四个司法解释。随着形势的发展,刑事政策的完善,当事人更加重视民事权利的维护。但是,由于各地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以及当事人经济状况不同,法院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出现了“执法标准不一,赔偿数额过高,空判现象严重”等新问题。这些问题严重影响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贯彻落实,引发了许多涉诉上访问题,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社会各界反应强烈,要求尽快解决。为了规范和做好附带民事诉讼工作,解决审判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我院于 2007 年启动了规范附带民事诉讼赔偿标准的司法解释起草工作,但由于各方意见分歧,司法解释暂时还难以出台,有关问题正在研究中。 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问题,我院的倾向性意见是: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依法只应赔偿直接物质损失,即按照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实际损害赔偿,一般不包括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但经过调解,被告人有赔偿能力且愿意赔偿更大数额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调解不成,被告人确实不具备赔偿能力,而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坚持在物质损失赔偿之外要求赔偿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对于却有困难的被害人,给予必要的国家救助。》
以上即是最高院就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是否支持原告人残疾赔偿金的请求的答复。可以明确看出,如果被告人却有赔偿能力的情况下,法院是应当支持原告人的该项诉求的。
在本案中,应当对被害人张某1承担赔偿责任的共有五名被告人,并且五名被告人中,尤其是被告人张某1是具有赔偿能力的,因此诉讼代理人认为基于公平的考虑,法庭也应当支持原告的该项诉求。
【结语和建议】
邻里纠纷如有关机关未能作出及时、公平的处理,在特定的环境下容易酿成本案中的这样带有报复意图的伤害行为。在本案中涉及到了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意图、责任的认定,自首的认定,以及鉴定意见如何选取,以及附带民事诉讼中,在各被告人确有赔偿能力的情况下,对于被害人的残疾赔偿金,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
笔者在此建议,对于暴力型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进行刑事处罚,并无法拟补无过错的受害人在侵害行为中所受到的损失,直接经济损失的赔偿亦无法抚平被害人所受到的精神损害,法律应当以人为本,公平除应体现到看得到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的赔偿,更应当保护看不到的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安宁。
 
 
 
 
 
 
 
 
 
 
 
 

  • 太原市小店区亲贤北街平阳景苑16号楼2单元1001室

  • 山西晋泽律师事务所

  • 0351-4696669

  • 1426058393

  • 手机访问

  • 官方微信

分享到:
未经本站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镜象本站,不得在任何媒体上转载和引用本站内容 ,本站有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发邮我们将即时去掉。
技术支持:13453151231